爱书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> 第225夸5章 夸父

第225夸5章 夸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<co><h1>第2255章 夸父</h1>

    千年之前,夸父族依附于姜姓神农氏的大部落下面,由于他族人人高大,战斗力惊人,所以名声很大。但名声大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好事,尤其是战争时期。

    一任任炎帝上位退位,最后一任炎帝继位了。

    这是也是除了第一任炎帝之外,名声最大的一位炎帝,因为他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——同样为大部落的姬姓轩辕氏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长盛的部落,每个时代都有英雄崛起,胜者败者在历史的舞台上你方演罢,我方登场。

    在黄帝的统帅下,轩辕氏崛起,刺激到了神农氏的绝对统帅地位,于是战争开始了。

    一直依附在炎帝部落下面的夸父氏族因为身材高大,战斗力卓越,被蚩尤派上前线与敌人作战。

    夸父氏族的族人果然勇猛,第一战便将黄帝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,但这也引发了黄帝的怒火。

    黄帝招来金乌,炽烈的火焰灼烧着每个夸父族人。作为领袖的夸父怒了,他手持桃木杖,举头迎击金乌。

    这场追逐战足足持续了数月,夸父族的神速比不过金乌,最终体力耗尽,被金乌封印在灵湖池。桃木杖则化为桃木林,守护在夸父身边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在沈牧将刑天封印的时候,夸父骤然清醒,没有人告诉他,但他知道,神农氏败了,战神刑天再度被封印,而他将是下一位。

    夸父打了一辈子仗,他累了,本想就此沉眠,不再理会世间的种种。但一个神奇的存在出现了,他自由出入与阵法之内,蛊惑着夸父。

    双方最终达成了交易。

    神秘人帮助夸父出世,而夸父出世后为神秘人做事。

    但金乌阵法太过强大,没有传说中的不动明王,不可能破开。所以神秘人教给夸父灵识出窍之法,用来避开阵法。

    这种办法需要舍弃肉身,而且准备的时间漫长,所以神秘人为了给夸父争取时间,悍然发动长达两天两夜的进攻。肉与肉的厮杀震惊了全世界,也将那个人的名声传播的更广了。

    有神秘人的帮助,夸父终于出世了,虽然只是灵识,但夸父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他根据黑雾的指示,突然袭击龙虎山,抢走了一部分刑天的肉身。

    同为魔神,夸父和刑天本就是战友,而且两个部落都是一样的强大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夸父为了降服刑天的肉身,耗尽了大量的精力——这位刑天氏族最后的族长和其他刑天氏族的族人不一样了,他拥有不灭身,足以匹敌无上神灵,夸父降服刑天的肉身后,战斗力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此时,战争城市和黑暗教廷打的如火如荼,但夸父并不想去理会他们,他打得仗太多了,想歇一歇。

    于是夸父进了山中,遇到了被人贩子拐进山中的女孩。

    或许是女孩的哭声,或许是心里隐藏的最后一丝柔软,夸父出手杀掉了所有的人贩子和出钱购买女孩的一家,随后带着女孩,漫无目的在华夏四处行走,看着各种各样他没有见过的东西,增长了见识。

    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,一个衣着邋遢的女孩,一大一小,一前一后。见识到了人间繁华,也见识到了风暴狂沙,终于离开了燥热干燥的甘肃,来到了华夏面积最大,也是最边陲的省份,西域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里只是一片荒芜人烟的险地,但数千年之后,这里已经成为人来人往,挤挤攘攘的大都市。无数外来居民来到西域,充实着这里的人口,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夸父一步一个脚印,终于进入了西域的地界,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,但他感觉,这里隐隐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。

    女孩默默地跟在夸父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夸父走她就走,夸父吃她就吃,两人吃住一般。

    数千里下来,女孩竟然一声抱怨都没有,甚至赶上了夸父的步子。

    进入西域地界,夸父转身看着女孩,被风尘覆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意,女孩第一次看到夸父咧嘴笑,愣了一下,也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一老一少,站在荒漠的土地上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夸父蹲到地上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女孩一脸欢喜,一溜烟跑到夸父的肩膀上坐下。

    等女孩坐好了,他纵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个子很高,完全的身体超过四米,但为了不惊世骇俗,他缩小了自己的身体,但也有一米九朵,女孩坐在他身上,好奇的看着不一样的视野,无比欢喜。

    夸父摸摸女孩的小脚,本来女孩穿着一双鹅黄色的帆布鞋,后来黄颜色消失,成了灰鞋子,后来变成了没有底的鞋,再后来,女孩和夸父一样,也赤脚走着。

    女孩不知道,数千里路,每时每刻,夸父都用自己的灵气包括着她的小脚,不让她的脚地磨损,她才能跟上夸父的脚步。

    小家伙坐在夸父的肩膀上,稳稳妥妥。夸父带着女孩从云贵出发,绕了一个大圈,路过张掖,酒泉,按照西北方向直行,先到了西域的哈密。

    西域地广人稀,而且多山,夸父避开人,带着女孩一路到了哈密市中心。

    进了市中心,夸父没有再避开人,他要找一个地方洗一洗身上的风尘,再打扮打扮身上的女孩。

    哈密位于西域东部,是西域通往内地的重要通道,古时更是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,有‘西域襟喉,中华拱卫’和‘西域门户’之称。

    这里地域辽阔,但人口稀少,加起来不过七十万人口。人口虽少,但城市化程度颇高。

    夸父一身乞丐装,却又身材高大,气质不凡,同时带着一个同样是乞丐装的小乞丐,刚出现便引起了路人的围观和好奇,有好心人看孩子小,主动给夸父钱财,让他先照顾好孩子。

    夸父知道那几张红票子是钱币,他没有拒绝,也没有接受,只是扛着女孩径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人高马大,头发披散下来,遮住了半张脸,露出来的脸也是黑漆漆,脏兮兮。

    一般人看着心中生畏,见他不理会,便讪讪的让了道,任由夸父离去。

    夸父踏步走在前面,女孩一转脸,笑嘻嘻的说: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女孩声音清脆委婉,如黄鹂般好听。可偏偏脸上脏兮兮的,但笑起来却是一排洁白的牙齿,和脏兮兮的小脸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好心的路人一愣,再一眨眼,刚才还在眼前的组合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都看到了这匪夷所思的画面,齐齐一愣,顿时跪下来磕头。

    妖怪和修行人的存在虽然早已公布,而且一些有名的修行人也被报道出来,但亲眼见到修行人,民众们还是纷纷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夸父修为高绝,只是轻轻一闪身便离开了凡人们的视线,下一步便跨到了澡堂中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水温是否适合女孩,直接将她扔到水中,随后他也踏进浴池,一大一小躺在浴池的两边,各自相安无话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也或者过的很快,浴池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第三道人影,他躺在浴池的侧面,夸父和女孩的中间,也是一样披散着头发,但脸上是和善的笑意。</co>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