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桃运仕途:我的美女领导 > 第二 千三百四十二章 旧账

第二 千三百四十二章 旧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林建政这个人的本质是自私的,甚至说是冷血的。品书 即便是面对所深爱的叶霜,他为了保护自己,也依旧是选择了抛弃,更何况是对杜晓了。

    当然林建政并非没有良知,只是良知与自身利益发生碰撞时,他选择的是后者。而林建政这样的人,其实也是皆是的。

    凌正道正在通过杜晓,了解当下长兴集团存在的困难,作为长兴集团的d委书记,一把手领导,林建政却漫无目的地走在海市的繁华街头。

    其实凌正道说的很有道理,长兴集团的死活其实并不会对林建政造成太大影响,无非是影响位之路罢了。

    位,这种在凌正道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,对于林建政来说却什么都重要,随着手的权力越来越大,他也越不希望权力远离自己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林建政才对长兴集团的现状尤为重视,目前他对自己的要求是,成为最年轻的省会城市市长。

    正所谓成名要趁早,官场同样是如此,谁在年轻的时候升职越快,未来的成也越高,反之十余年原地踏步,恐怕只能老死在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东岭省临山高新区的区委书记,对林建政来说,职位还是太小的,他还有更高的目标,为此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这次来海,甚至在刚才的不久,林建政内心都是充满希望的。可是现在他却是尽是失望,难道真的要放弃长兴集团,放弃位机会吗?

    不能,绝对是不能的!

    林建政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,他知道现在如果自己不能把握好机会,那么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,沈国荣和沈家会把自己活活压死的。

    相凌正道,林建政的仕途之路似乎是更精彩一些的。他从一个地区副市长儿子到问题官员子女,那种感觉如坐过山车一般,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同样在林建政看似一帆风顺的仕途道路,其实也是几经荆棘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,无论好人还是坏人,穷人还是富人,其实都会遇到困难与挫折的。

    觉得别人活的一帆风顺,只是因为你没有在别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今天的林建政是有些失态的,原因是这些天来的腹背受敌,让他的情绪很是压抑,今天的失态算是一种释放吧。

    不过如林建政的这样的人,可不是轻易会低头的,心情似乎已经调整好了。他拿出被自己关掉手机重新开机。

    接连数条的来电未接提醒发送到了手机,这些电话都是杜晓打来的。

    林建政迟疑着,准备要给杜晓回拨电话的时候,一个东岭省的电话号码却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红姐,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林建政接通电话,语气显得很亲切。

    “小林你在什么地方?”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我在海市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向省纪委举报了你,说你涉嫌在青县的水乡青县项目,与曲建安存在利益勾结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突来的消息让林建政有些懵了,曲建安对他来说,已经算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了,还有什么水乡青县项目,自己也早不在青县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红姐,曲建安和建安集团的事情,不是早过去了吗?怎么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这事我是听张希明说的,好像除了这事,刘雪琴那个疯女人也被人找回来了,现在人在临山市的救助站。”

    张希明原是东岭省的纪委副书记,不过在东岭省官场几经地震后,现在的张希明是东岭省的大哥纪委书记。

    说起来张书记算是一个较低调的人,随之权力一直不小,可是大多时候都纪委办公室处理内务,是一个几乎与凌正道没有任何正面交集的省领导。

    张希明可以说是最本份老实的省级领导了,按说以这位主要负责内部工作的副书记,差不多是没有扶正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省纪委的一些领导,因为之前的诸多事情,也都是处分的处分,撤职的撤职,最后纪委大梁也只能由这位张书记扛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张希明之前在东岭省官场有什么存在感的话,那是这位副书记是出了名的惧内。没错,张书记有个很强势的老婆,《东岭省报》社长主编兼d委书记于红是张希明的妻子。

    《东岭省报》是东岭省的第一官媒,创刊于民国初期,其历史意义也让《东岭省报》,具有一定特殊地位,社长于红更是东岭省为数不多的正厅级干部。

    林建政与于红认识并不怪,因为林建政最初的仕途起步点在《东岭省报》,他曾经是省报的编辑。

    几年前,凌正道还在平县任职的时候,因为省电视台县职高学生受辱跳楼不实报道事件,曾经跑到省电视大闹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时候林建政与凌正道还是朋友,林建政为此也是联系于红,在《东岭省报》发出相关评论为凌正道解围的。

    往事不可追,现在两个人已经不再是朋友了。林建政最不想提及的是往事,尤其是关于自己和刘雪琴的往事。

    那个贪婪且愚蠢的丑妇,对林建政来说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次林建政遇到疯癫的刘雪琴时,他正和李嫣然在一起,担心刘雪琴这个疯女子会对自己造成不好的影响,他私下找人将其送到了外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刘雪琴怎么又回来了?这个消息让林建政很是惊讶,很显然神智疯癫的刘雪琴,根本不可能自己返回东岭省,除非是有人把他接了回来。

    联想到有人翻旧账举报自己,林建政感觉到,这是有人想要趁机对自己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小林,你还在听吗?”电话另一端久不见林建政回应,便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红姐我在,你知道是什么人举报了我吗?”林建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太清楚,张希明没有说。不过你放心,一有消息我立刻告诉你,不过现在你必须马回来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明天一早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还有你也别太着急,有我在你肯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红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做什么,只要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姐姐行,我先挂了,明天见面再说吧。”说着,电话另一端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东岭省委家属区省领导住宅院落,一个风韵犹存,穿着一袭长裙的年女子收起了手机,回身返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个年女子,是《东岭省报》的社长于红。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,不过于红看起来还是很显年轻的。

    “这大晚的,什么事还要跑出去说。”客厅正抱着一本厚书的张希明张书记,见妻子走了进来,抬了抬眼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,女人家的私事你也管?”

    于红不耐烦地看了丈夫一眼,在她的眼里丈夫是个没出息的货,他张希明要不是官二代出身,累死也做不到今天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希明似乎对妻子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,索性又低下头看起了书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件事,是谁举报的小林?”于红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这是纪委内部的事情,不能随便说的,我告诉你有人举报林建政已经算违纪了,你不希望我也跟他们一样违纪被查吧?”

    丈夫的这种小心谨慎态度,越发让于红不满意,“真是一点儿男人样子都没有!”

    张希明似乎也是听管了这种话,索性抱着书也不做任何的反驳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