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剑叩天门 > 第654章 三年之约

第654章 三年之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<co>

    “师父现在才与你相认,不怪师父吧?”

    他弯腰抬手帮许悠悠擦了擦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。”

    许悠悠猛地摇了摇头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道:

    “其实,我刚刚有想过会是不是你,但是只要一下起棋来,我,我就,我就脑子有些不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李白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剑佛也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老爷子,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云生站直了身子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本该早些跟你们表明身份的,只是一直也没什么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是李白?你还活着?!你还在十州?!”

    李云生话还没说完,剑佛已经激动地走了过来,双手抱住了李云生的肩膀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对于李白的真实身份,他唯一的线索只是知道他来自秋水。

    秋水一灭,他本以为李白要么跟着秋水走了,要么死在了仙盟的手下,完全没想到他还活着,还会在十州。

    “我是李白,但也是李云生,还是他们口中的秋水余孽,所以还活着,还在十州。”

    李云生看着激动的剑佛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,你李云生,你是秋水余孽,你自然还活着!”

    剑佛兴奋得一拍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李白就是李云生的可能,但是李云生的年纪终究还是太小,他根本无法想象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破解天道残局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不管“李白”真实身份是谁,只要他还活着,对剑佛来说,就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李白,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啊?”

    敖广有些不解地看向剑佛。

    同样一脸疑惑的还有东方璃跟敖解忧。

    她们总觉得李白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,只觉得是个极重要人物的名字,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们,李白这个名字,当年出现的快,消失得也快,就算当时有印象,都过去了十几年,那点印象也被时间给消磨掉了。

    “李白这个名字你不记得,那可还记得太虚幻境之中,破解天道残局那一战?”

    剑佛把头转向敖广,神色依旧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“天道残局……是那破解了天道残局的李白?!”

   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东方璃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李白?”

    她同样是一脸惊愕地盯着李云生。

    当年太虚幻境中,“李白”破解天道残局的那一战,她是全程都在场,那一局便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也不为过,这是十州修者第一次战胜“天意”的一战,尽管只是在棋盘上,可意义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用这么盯着我,我又不会跑,有什么话做下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李云生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其实当年破解天道残局一事的意义,对他来说也就是下了一局好棋而已,并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还有破解天道残局的本事,当年我就该把你从秋水拐走!”

    敖解忧一边坐下一边一脸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可惜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敖广也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,在这件事情上,他们父女意见两难得地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神秘的莫测的事情是什么?

    是天意,天道的旨意。

    而破解了烂柯寺中的几道残局,就能知晓天意,如何不能让这世上的万千修者们疯狂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几道残局,难住了十州修者们几千年,若不是不是这“李白”的出现,十州的修者们可能都要绝望,只觉得就算再过几千年,几万年,这几道残局依旧没人能解。

    是“李白”的出现让他们重拾希望,所以可以想象,这个名字在十州修者中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还不知道吧,你李白这个名字若是公布出去,只怕在十州引起的动乱,比你前往山海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剑佛笑道。

    作为现在唯一一个确定能够破解天道残局的棋手,这十州恐怕没有哪个势力不动心。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还是暂时忘掉这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烂柯书院山门下一次开启得等到三年后,时间还很长。”

    剑佛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烂柯书院的天道残局当真这重要吗?”

    对于十州修者想要破解天道棋局的执念,李云生一直不太理解。

    “对于十州来说,烂柯书院的天道残局,是十州唯一能够知晓天道旨意的地方!”

    剑佛十分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可既然以前都无人能破这天道残局,如何确定这棋局中蕴藏着天道意旨呢?”

    李云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进入过烂柯书院,亲眼看过那天道残局,就不会有此疑问。”

    龙皇面色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我们此行能够证实玉虚子的那道猜想,可能天道残局是我们找到那幕后黑手的唯一方法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李云生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此事不急,还有三年时间,我们可以好好准备准备,眼前首要还是去北冥看看那天外异客究竟是为何物。”

    剑佛跟着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后云生先生若是确定前往烂柯寺,请务必带上小女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开口的东方璃忽然言辞恳切地请求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明说,但众人看得出来,妖族应该对烂柯寺中的天道残局也有所求。

    “若是三年后我们能再聚,便是一起去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李云生笑道,他对这件事情原本就看得很淡,只觉得答应一个人还不是全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三年后想必云生兄弟也救出了你师父,到时候我定要问他讨要几坛白云酿。”

    龙皇豪爽地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三年之约,我们就定了下了。”

    剑佛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这三年一定加倍努力,到时候跟师父一起去烂柯寺解,解那天道残局。”

    许悠悠鼓起勇气道。

    “有志气,是我剑佛的好孙女。”

    许慎拍了拍许悠悠的脑袋,心怀大尉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大家如此尽兴,那不如我们再喝一场。”

    龙皇一抬手又是拎起一坛酒。

    “此乃老龙我珍藏百年的琼花酿,今天我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他将那坛酒往桌上一放豪气万千道。

    “啊?又要喝啊?”

    敖解忧一脸不情愿道。

    “三碗就倒,你就别丢我的脸了,一边玩去吧。”

    敖广白了敖解忧一眼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哄笑。</co>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