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凌霄之上 >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烈火烹油

章节目录 第一章 烈火烹油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杨朱伏诛!普天同庆!

    只可惜,那古食族三军统帅,依旧没有审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庄子先生,我等告辞!”众圣剑环绕庄子飞舞了一会,瞬间射向了盘古世界。

    却是各圣剑的主人,已经召唤他们了。

    没有邀功,瞬间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“庄子先生,若有暇,可来在下剑庐小坐,在下随时恭候大驾!”盖聂对着庄子一礼。

    “庄子先生,告辞!”廉颇、李牧、王翦、荆轲一礼。

    荆轲一直藏于影子之中,庄子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群人来的快,走的也快,并没有因为斩杀杨朱而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可,纵是一群剑修低调,也让全天下人记住了他们的名字,毕竟,每一个剑修都报了自己的名号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除了对于庄子大道学说的向往,接着就是对剑修们的惊奇了。

    “剑修?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剑修?”金母元君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,还有无数剑修呢,好似受着某种原因压制,一直没有暴露,我以前行走天下,就遇到过一些,可,没想到,剑修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了!”扁鹊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百家争鸣在文,剑道崛起在武,文武并进罢了,昔日没有闻达天下,是因为诸子百家掌握了话语权,天下宣扬的都是文道学说,武道剑修只有在军中沙场,才能扩大影响力,个体勇武,被誉为草莽之徒,被百家学者所弃,是以,不是不存在,而是你我没有注意罢了!”庄子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啊,那剑道……!”金母元君皱眉道。

    在未来,也很少有这么强大的剑修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是百家争鸣的最好时代,也是剑修的最好时代,我若猜的不错,这些剑修之所以如此强大,应该还是将臣传道的缘故!”庄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将臣传道?”金母元君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是,当年,剑灵门时刻之前,我的准提之身,已经察觉到了一些,将臣将他的剑意洒落天下,被天下无数强者所得,有些强者刚参悟一些,就四处招摇,可有些,却立刻选择了闭关,哪怕剑灵门时刻,天地大危机,他们也闭关不出,参悟剑道!”庄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他们的剑道比之将臣,一点不差,甚至可能……!”金母元君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站在巨人肩膀上起跳,比巨人还高,也未必不可能!”庄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剑道超越将臣?金母元君一阵震撼。

    “这,这已经下来不止万年之久了吧?”扁鹊惊讶道。

    庄子点了点头:“贺剑之有剑道天赋,天下人众多,剑道天赋者,未必个个不如贺剑之!离剑灵门时刻都已经有不止万年了,离将臣洒落剑意那一日,又有多少万年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!”二人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盘古世界众生强大,不也是好事吗?”庄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!”二人皱眉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虽然先前是为了给杨朱做局,但,这太极星的秘密,你找到了吗?”金母元君将道德令牌递给庄子。

    庄子接过,一阵阵大道气息涌入,可惜,道德令牌并无动静。

    庄子摇了摇头:“老子也是,打什么哑谜,弄的如此复杂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?”扁鹊好奇道。

    庄子摇了摇头:“还不清楚,不过,老子应该能推算一点东西吧,现在找不到秘密何在,恐怕是时机未到,时机到了,太极星的秘密,自然会出现在我们面前!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随遇而安了吧!”金母元君古怪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道法自然,顺其自然!时候未到,何必强求?你修道家思想,这都悟不透!”庄子取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又不是天,又不是自然,我凭什么顺着他的想法?万一他算错了怎么办?你是懒惰,你不研究,拿来,我来研究!”金母元君顿时拿过道德令牌。

    “你研究吧,不过说起来,也算是完成了列子遗愿,将道德令牌夺回来了!”庄子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金母元君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一行人踏步回了盘古世界。

    扁鹊也在入盘古世界时与庄子夫妇分离。分开时,庄子对着扁鹊拍了拍肩膀。送扁鹊离去。

    天外无数听道之人,见庄子回去,也纷纷散了。

    扁鹊离开后,踏步进入一片林中。

    “庄子?我们分开前,你将这玩意塞我手中?这是什么?”扁鹊好奇的看向掌心。

    却看到,掌心之中,有着一个光团,光团之中,是一个‘十’字图案。

    “这是咒印?”扁鹊惊讶道。

    除了这十字光团,还有一封信函。上面有着庄子以大道法术凝聚的笔迹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“扁鹊,此为杨朱临死爆碎前,我用神通悄悄截下的他身上的咒印,根据淳于髡描述,这应该是一代咒印,你如今炼化毒湖,也是研究咒印大道,劳你研究了。

    我若猜的不错,那古食族三军统帅,恐怕也在当时附近,我们在明,他在暗!却是极为危险!

    控制杨朱,如提线木偶,又躲在暗处,这个对手太危险了!

    我已经站在了最光亮处,无法再有藏私,劳你研究咒印,劳你隐于极暗之处,待古食族三军统帅露出獠牙时,你能看的最清楚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庄子的留言,看的扁鹊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“哼,王雄,你还真会指使人!”扁鹊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探手收起那咒印与信函,扁鹊踏步,隐于山林暗处消失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扁鹊消失没多久,在扁鹊消失的地方,出现了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咦?人呢?”两个身影四处找寻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庄子夫妇回到南华山。

    “恭迎老师!”

    “恭迎庄子圣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欢呼声传来。

    南华山,已然成为天下的圣地。

    而庄子,取代了杨朱,昔日天下人对杨朱的所有仰慕、感恩,全部落在了庄子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庄子,揭露杨朱伪善的面目,为天下人化解了一场滔天危机。

    不可想象,那众生感激、敬仰之人,居然是叛天之贼,就好像被他卖了,都要感激他一般,所有人都有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看着无数人仰慕、感激的目光,金母元君露出了笑容。可庄子,却是眉头微锁,忽然想到了杨朱临死前,对自己癫狂的话语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“庄子,用我的死,成就了你天下威名,受天地敬仰了,从此,你将受天地敬仰了!”杨朱眼中露出一股血丝道。

    “杨朱,本来,你才是受天地敬仰的!天下人人都敬你!人人都以为你是天地英雄!”庄子冷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英雄?哈哈哈,英雄?”杨朱大笑道。

    笑容之中,有着太多的辛酸和无奈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这么多人在拜你,你分神想什么呢?”金母元君好奇的看向庄子。

    庄子这才回过神来,看了眼金母元君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我是不是错了!”庄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错?”金母元君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杨朱布了一个局,这是我布的局,可,会不会是杨朱事先就看出来了?”庄子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明明是我们步步紧逼,将杨朱逼入绝境的,你怎么对自己怀疑了?杨朱若看出来了,怎么可能故意入局送死?”金母元君古怪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杨朱临死前,那解脱的神情,让我有种感觉,感觉他这些年,其实活的很累!”庄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叛天之贼,何须怜悯?杨朱故意入局?他若真看出来了,入局干什么?入局自杀?入局将自己的名望,全部送给你?入局将那天下人的敬仰让给你?入局将自己名声扫地,让你成就英雄之名?他杨朱图什么啊,你别多想了!”金母元君笑道。

    庄周微微皱眉,终究没有反驳金母元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南华山上,尸佼已经离去,并且带走了那杨朱的咒印分身。

    对于南华山上逍遥宫的破坏,不需要庄子多费神,无数弟子就为其重新铸造了一座一模一样逍遥宫。

    如今,逍遥学宫乃是天下第一学宫,天下第一圣地,每日,不知多少人前来求学。

    而杨朱学宫,一日之间,彻底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杨朱的所有痕迹,都成了天下人唾弃的对象,杨朱学说的各种思想,全部被摒弃了,留下的只有一点点恶评。

    这股对杨朱学说的摧毁,以至于后世无数年中,都不再有杨朱的一点信息。百家诸子,都羞于为伍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逍遥学宫的壮大。对天下各国来说,有喜有忧。

    魏国自然是最担忧的,文武官员流失,国力摇曳,随时灭国。

    一些国家,甚至借着杨朱学宫在魏国的事情,经常挑衅魏国,让魏王心力交瘁而死,直到新的魏王继位,依旧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魏国的龙阳君随着稳定内乱,渐渐的在魏国站稳了脚步,渐渐抓住了权柄。

    宋国、韩国,却是最开心的。

    宋国又可以稳定无数岁月了,毕竟,逍遥学宫在宋国境内。

    而韩国,庄子昔日给的‘王’字令,却成了韩国最珍贵之物。

    老韩王身殒,众王子争夺王位,居然都没有争夺庄子信物来的激烈,最终,夺得庄子信物的王子,成功成为新的韩王。

    这庄子信物,代表着庄子的一份承诺。何等尊贵?

    天下各国,因为这个庄子信物,对韩国也宽待无比,短时间没人想去触庄子眉头。

    新的韩王,更是将庄子信物,贴身珍藏,生怕丢失了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