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道门法则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来报仇的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来报仇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<co>

    顾南安身上一阵发冷,他从魏致真眼中,看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对方哪里是来试剑的?他是想要杀了自己!

    顾南安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,将怀抱中的上阳红叶剑握在掌中,指向魏致真。

    “你我比试一场,不论胜败,你离开灵山,今后我们再不相干……亮剑……亮出你的……日月黄华剑。”顾南安嗓音嘶哑,如同咆哮般,剑指魏致真。

    魏致真冷冷打量着顾南安,忽道:“不论胜败,离开灵山?有那么好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站住!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魏致真盯着顾南安,神情严肃:“你对我老师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知肚明,同样的事情放在你身上,你会怎么做?实话告诉你,我在你门口等了七天,不是为了等着跟你比剑,我是来报仇的!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试剑斗法,你不能杀我……你不能……这里那么多人,你不敢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很多馊主意都是你出的,又听闻顾炼师以智计出名?那你算一算,我今天会不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顾南安不说话了,几次攥紧了上阳红叶剑,又几次松开,心里拼命算计,却算不出来——算计对方杀掉自己的决心,应该怎么算?

    顾南安瞪着红通通的双眼,努力挣扎道:“你不会杀我的……这里有上千修士……真师堂、朝廷,很多人都在盯着……”

    魏致真轻轻一笑,道:“天下人都知道,我入大法师还没几年,道法不纯,斗法之时偶有失手,在所难免。我楼观会向顾氏山庄赔偿的,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赵然从储物扳指中倒出十个木箱,箱子打开,里面码放着整整齐齐的银锭,在日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白银十万两!顾炼师可以放心,你家后辈子弟,我楼观养之!”

    十万两现银就在眼前,瞬间布满顾南安的视线。

    顾南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这就是我的买命钱吗?这么多现银,楼观早就准备好了……

    原来江腾鹤对我动了杀心,他们想杀我!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他们是真的想杀我!怎么办?

    这哪里是银箱,在顾南安眼中分明就是十副棺材,那些银锭也化为了纸钱。

    我要死了么?明年的今日,便是我的祭日么?

    顾南安浑身开始颤栗,完全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身后顾遂远轻轻道:“叔父,我们认输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宁死也不认输,死则死矣,我顾南安立于天地之间,岂能贪生怕死!”顾南安嘶吼着,他想要大声的向天下证明他的勇气,但旁人只听到了近似哭泣般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想要不顾一切出剑——却只觉上阳红叶剑重逾万斤,根本刺不出去!于是双手合力,拼命去攥剑柄,想要凝聚法力,法力却似乎消失了一般,气海中只剩下满腔的恐惧。

    顾南安又开始和恐惧对抗,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缩紧,继而“啊”的一声想要将恐惧从体内驱散出去,最终还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这一声挣扎喊出来的同时,已是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自己身心疲倦整整七天,对方却养精蓄锐,这要怎么打……

    凭什么他们赚银子,我却要冒着生死……

    我若一走,顾氏后辈谁来照拂……

    我要死了,见不到明天了……

    忽然,他听见身后的舅舅喊道:“认输吧,胜败常事,敢于承认失败,才是真的大勇之辈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顾南安顿时感到一阵温暖,就如同漩涡中拼命挣扎的落水者,抓到了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不错,敢于承认失败,这才是勇气的体现。只要我不动手,魏致真就不会“失手”!

    “我认输!”说完这句话,顾南安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,浑身无力,摇摇欲倒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!

    魏致真满脸的失望,叹了口气,顾南安浑身虚脱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魏致真走上来,两指夹住上阳红叶剑的剑锋,向后一拽。

    顾南安勉力握紧剑柄,挣扎着守护宝剑。

    魏致真皱眉喝道:“松手!”

    顾南安心中一颤,宝剑被魏致真夺去,魏致真扫了一眼上阳红叶剑,剑锋“啪”的一声拍在顾南安头顶:“跪下!”

    顾南安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楼观有座灵剑阁,阁中藏有不少敌人的法剑,你这剑不错,我收走了。能入灵剑阁,也是你顾氏的荣幸。等你哪天真正把心思用在道法上了,可以来大君山取剑。”

    魏致真转手将上阳红叶剑抛给赵然,赵然笑着接了,收到扳指中。

    魏致真走出去两步,又转过头来向顾南安道:“你是个聪明人,但想得太多,瞻前顾后,就成了个蠢人,很多时候,解决问题是要靠拳头的。”

    赵然听得大点其头,冲魏致真伸出大拇指,又有些遗憾道:“让他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魏致真道:“无妨,此人道心已毁,再难进境,废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不知何时凑到赵然身边,摇头叹息:“虽然从顾南安躲到第三天的时候,我就猜他要输了,但我真是没想到,最后会是这么个输法,不战而降。他连斗一斗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赵然笑了笑,道:“顾南安生生把自己拖垮了,怪得了谁?就如我大师兄说的那样,顾家的修士,想得太多了,想来想去,被自己那点小心思算计死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也想得挺多的呢?为什么你就不会把自己算计死?可见这话也不是放之四海皆准。”

    赵然道:“我能一样么?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行,你不一样。这一战打完了,什么时候去游龙馆?游龙馆又会拖几天呢?”

    赵然道:“马上就去。接下来不会那么拖了,那三位应该得了消息,吸取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瞄了一眼赵然取出的飞行法器,好奇的问道:“这就是清羽宝翅?”

    赵然谦虚道:“不错,小门小派,仅此一件而已,论品质,也就在天下各宗门飞行法器中名列前十,不一定能挤进前三,你家大门大户的,也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蓉娘白了他一眼:“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贼啊?说你骄傲,似乎很谦虚,真要说你谦虚吧,这话听起来又不是那么个味儿,嗯,炫耀。”

    赵然喊冤:“在你家阁皂山跟前,我哪儿敢炫耀?小人之心,小人之心啊!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那我跟你们一起走,试试好坐不?”

    赵然摆了个邀请的手势:“那就有劳蓉娘品鉴一番。”

    忽听身后有人喊:“蓉娘……”

    蓉娘回头一看,喊她的是潘锦娘,锦娘旁边还有杨存心、安妙、杜星衍、司马致富几人,于是冲她们摆了摆手:“有点事和楼观谈,你们自己去衢州吧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迈步而入翡翠玉盘,上下动手摸来摸去。

    赵然:“哎,小心点……这个别乱碰……行行行,一会儿你来操控……这是放聚灵符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蓉娘伸手:“聚灵符拿来。”

    赵然双手一摊,严辞拒绝:“你不是要驾驭法器吗?当然是你出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你就那么小气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气,是你想驾驭法器的,当然用你自己的聚灵符比较顺手,这叫人符合一,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门子的歪理邪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瞎动,等大师兄他们来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哦,骆师兄在那边斗法呢,还没打完……咦?大师兄和青衣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赵然和蓉娘在清羽宝翅上摸来摸去、交流心得的时候,被蓉娘撇下的一干人等都在犯嘀咕。

    杜星衍看着魏致真的背影,好一阵神往:“不愧是大师兄,一剑不出,强敌灰飞烟灭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不知何时冒出来一个修士,同样赞叹:“堵门七日,对手缴剑认输,有大师兄在,真乃我辈君山之友的福分!”

    此言当真深得我心!杜星衍转过头来,见是个道袍上标识着三只小鼎的黄冠道士,抱拳问:“阁下是龙虎山哪位?”

    “小道龙虎山王梧森,见过杜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君山之友?”

    “早闻镜玄散人也是君山之友,特地前来拜会……哈哈,幸会幸会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道无边落木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原来竟是落木道友,一家人,一家人……对了,你那篇《浙江信力调查》写得极好,家父赞叹不已……”

    不提王梧森和杜星衍如何攀交,这边厢锦娘皱着眉道:“蓉娘怎么和赵致然混一起了?不行,我回头要去提醒一下端木大哥,这个赵致然可不是好人,蓉娘别被她骗了。”

    杨存心轻笑:“你的意思,我会转告端木大哥的,放心吧,这世上能骗蓉娘的还真不多。是不是,杜师兄?嗯?杜师兄去哪了?”

    安妙道:“蓉娘不跟我们走,咱们怎么去烂柯山?你们谁带有飞行法器?”

    锦娘问司马致富:“司马,你们家的霞纹白云帔呢?没带出来?”

    司马致富反驳:“锦娘,你怕不是开玩笑?这种东西,除了蓉娘家,谁能随便拿出来用?你们家的十转五道舟呢?你怎么不拿出来用?”

    锦娘道:“那楼观怎么就拿出来用了?”

    司马致富道:“楼观小门小户,弟子就那么几个,老师又不出山,可不就是这几个弟子在用?他们没规矩是他们的事,咱们用得着攀比?”

    杨存心道:“行了,别吵了,咱们去找端木大哥就是。”</co>

    本书来自